下午训练前我把CXS911的货架拆下来,然后我问了潘柯晨一个问题:“你觉得女人是穿衣服好看还是不穿衣服好看?”

他迟疑了一下后回答穿上衣服比较好看,很快我就问了第二个问题:CXS911是装上货架好看还是拆下货架好看。

他的回答是拆下货架比较好看。自以为两个回答是有些矛盾的。

潘柯晨是很有潜力的爬坡型选手,来自山西,23岁。面对他们我总怀悲悯之心,真是生不逢时啊~

如果年青的车手不学会把骑行力转化为生产力的话,他们的全职骑车生涯更像是在试错,

就像我最近分享的真灼:训练并不能让我快乐,问题是不骑行我会很难受。

这就是骑车走火入魔的境界。

 

 

前几天意外离世的程滨曾经在朋友圈发过一个抄袭来的句子: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同一个句子会各有解读:最好是因为我们处在10年前中国都不存在的运动自行车行业,并且我们有面对挑战和机遇;坏处是因为竞争非常的激烈,时运不济者会面临淘汰。

处在竞赛圈的人同样水深火热,一百多个强壮的男人最终只有极少数人能胜出,

自行车公路大组赛这个项目所演绎的残酷的竞争之美恰恰折射出一个国家的意志,

如果一个国家的选手在全球顶级的赛事上赢到一场重要的胜利绝对有助于国家意志的勃起,

但是在中国,在10年内,以中国形象在顶级的公路 赛场赢到一场胜利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事,

我们曾经有机会:天珺体育李志强雄心壮志想并合中国资本以收购意大利蓝波车手获得华人进入顶级赛场的门票,

这个计划在2017年初流产后招来嘲讽,就像奋斗后落寞的战士承受不公,

我的内心也在预言着王美银也是这条革命道路上的炮灰,哪怕他是现中国功率最强的公路自行车手,

就像之前人们期待计成和徐刚那样,竞技体育是一场和平时期的战争,

只有竭尽全力奋斗过的人才是英雄,那些带给人们信仰的人才是传奇。

成为一个明星级的选手可不是单靠功率强就能够达成的事,

兰斯.阿姆斯特朗演绎了史上最精彩的教科书,

兰斯的体育传奇帮助TREK从1亿美金的年销售额增长到10亿美金,

但故事不会有完美的结局,最终兰斯苛刻的性格导致同路人的背叛让他栽下神坛,

那些曾经在他身上获得巨大商业利益的公司也在关键时候选择了抛弃。

还会有人期待着环广西,也许这是一场盛会,但不会带给广西和中国任何东西,除了更多老外来看看喀斯特地貌顺便和异国的女人发生点什么。

以上都是极端的言论,简直接近于狂妄和无知

但如果回看之前的一千年,我们就会发现之前辉煌的农耕文明可以让这片土地输出茶叶和丝绸,

如今,我们貌似成为一个经济上的大国,但我们除了分享人口红利几乎没有其它(其实是瓜分血汗),

哪怕环广西可以获得于某些企业商业层面上的成功,但是于广西于中国并不会胜利,

 

还有一点是更多人没有发觉的,一个国家在公路自行车赛场上的表现几乎与其在军事上的竞争力可以作出一致的判断,

如今我们在赛场上看到的日系车手和欧系车手的竞争力几乎就是二战时各国军队的战斗力表现。

但战争毕竟不是自行车比赛,战争可以搞人海战术,所以二战的滇西战争和二战后的朝鲜战争我们都是以高伤亡来赢得“胜利”

但我们有擅长的方面:自我意淫和骂战 ;就是现在发生的事:竟然有那么多人在骂韩国。

 

说起来时势如此艰难,似乎只能明哲保身,

乐观者们会高唱着未来更美好,的确是这样的,只是人生实在太短,我们一生的精力如果都投注在一个领域的低谷看起来就像悲剧。

于是有人就逃跑了,但还是有人在坚持,

就像二战时中日战争中前线的将士说的:中国会赢,但我们会输~

自行车运动会有美好的前景,但的确需要炮灰,

我们的愿景是希望做有价值的炮灰,于是我们选择了自行车体育旅游,

于是才有最初的提问,其实彼时我心里想的是:拆了货架的CXS 911真的百看不厌,装上货架后真的很实用,

从未有过如此自由的感觉~

 

 

 

 

 

 

往后梦中有此处

香港人常来卢村菜园地里看菜心, 村里有两个千亩菜园的产品供往香港, 这情景和喝牛奶的人去找产奶地的奶牛一样, 卢村属惠州水口街道,天下水口多,此处绝...

阅读全文

卢村来了一大波

一大波人清早就来了卢村江边, 江边路上从来没有站过这么多人, 大榕树站立了几百年是第二次见到这么多人, 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是在1970年时南方野战军在这里...

阅读全文

正月十二看这里

珠江融汇了西江、北江和东江, 西江从云南沾益来,是珠江的发源干流, 北江从江西发源而来要流经广东最高峰石埪峒, 东江上有华南第一大淡水体万绿湖, 万绿...

阅读全文

欢迎留言